賀新郎·乳燕飛華屋

[宋] 蘇軾
乳燕飛華屋。悄無人、桐陰轉午,晚涼新浴。手弄生綃白團扇,扇手一時似玉。漸困倚、孤眠清熟。簾外誰來推繡戶,枉教人、夢斷瑤臺曲。又卻是,風敲竹。
石榴半吐紅巾蹙。待浮花浪蕊都盡,伴君幽獨。秾艷一枝細看取,芳心千重似束。又恐被、秋風驚綠。若待得君來向此,花前對酒不忍觸。共粉淚,兩簌簌。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

①瑤臺:傳說昆侖山仙人所居之處。 曲:深處。
②秋風驚綠:秋風起后,榴花凋謝,剩下的綠葉,禁不住摧殘。
③簌簌:紛紛落下的樣子。

【評解】

這首《賀新郎》借詠名花佳麗,以抒詩人的感懷,寄意高遠,構思奇妙。上片詠佳
人,隱約流露出人物的孤獨心境。
下片寫石榴,然后將人物與石榴合寫,亦花亦人,巧妙新穎。
全詞以華美艷麗的形象,婉曲纏綿的情韻,曲折含蓄地表達了詩人的情懷。
蘇軾在新舊兩派當權時,均不愿隨聲附和,取媚求進,因而或遭新黨排擠,或為舊
黨不容。曾兩次出任杭州。詞中以榴花比托“幽獨”的佳人,聯系自己的心情和處境,
借詠物曲曲傳出自己的心聲,手法極為高妙。

【集評】

黃蓼園《蓼園詞選》:末四句是花是人,婉曲纏綿,耐人尋味不盡。
俞陛云《唐五代兩宋詞選釋》:此詞極寫其特立獨行之概。以上闋“孤眠”之“孤”
字,下闋“幽獨”之“獨”字,表明本意。“新浴”及“扇手”,其身之潔白,焉能與
浪蕊浮花為伍,猶屈原不能以皓皓之白,入汶汶之世也。下闋“芳心千重似束”句及
“秋風”句言已深閉退藏,而人猶不恕,極言其憂讒畏譏之意。對花真賞,知有何人,
惟有沾襟之粉淚耳。
沈雄《古今詞話》曾記載:蘇軾任職杭州時,曾在西湖宴會。群妓畢集,而秀蘭遲
到,一府僚為此發怒。東坡即席寫《賀新郎》為秀蘭解圍。
胡仔《苕溪漁隱叢話》:東坡此詞,冠絕古今,托意高遠,寧為一妓而發耶!
《唐宋詞鑒賞集》:詞人寫作受到生活現象的觸發,或從現實中攝取某些現象,這
是可能的,但決不是生活的簡單記錄。把一首詞的內容完全坐實到一個官場的風流故事
上,刻板地句句索隱,這顯然是附會之談,不足憑信。
薛礪若《宋詞通論》: 此詞寫來極紆回纏綿,一往情深。麗而不艷,工而能曲,
毫無刻畫斧斫之痕。
唐圭璋《唐宋詞簡釋》:此首不必為官妓秀蘭而作,寫情景俱高妙。
寫花寫人,是二實一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這是一首抒寫閨怨的雙調詞,上片寫美人,下片掉轉筆鋒,專詠榴花,借花取喻,時而花人并列,時而花人合一。作者賦予詞中的美人、榴花以孤芳高潔、自傷遲暮的品格和情感,在這兩個美好的意象中滲透進自己的人格和感情。詞中寫失時之佳人,托失意之情懷;以婉曲纏綿的兒女情腸,寄慷慨郁憤的身世之感。
上片以初夏景物為襯托,寫一位孤高絕塵的美麗女子。起調“乳燕飛華屋,悄無人,桐陰轉午 ,”點出初夏季節、過午、時節、環境之幽靜。“晚涼新浴”,推出傍晚新涼和出浴美人。
“手弄生綃白團扇 ,扇手一時似玉”,進而工筆描繪美人“晚涼新浴”之后的閑雅風姿。作者寫團扇之白,不只意在襯托美人的肌膚潔白和品質高潔,而且意在象征美人的命運、身世。自從漢代班婕妤(漢成帝妃,為趙飛燕譖,失寵)作團扇歌后,在古代詩人筆下,白團扇常常是紅顏薄命 ,佳人失時的象征。
上文已一再渲染“ 悄無人 ”的寂靜氛圍,這里又寫“手弄生綃白團扇”,著一“弄”字 ,便透露出美人內心一種無可奈何的寂聊,接以“ 扇手一時似玉 ”,實是暗示“妾身似秋扇”的命運。
以上寫美人心態 ,主要是用環境烘托、用象征、暗示方式,隱約迷離。以下寫美人初因孤寂無聊而入夢,繼而好夢因風搖竹聲而被驚斷 。“漸困倚、孤眠清熟”句,使人感受到佳人處境之幽清和內心的寂寞。
以下數句是說:美人入夢后,朦朧中仿佛有人掀開珠簾,敲打門窗 ,不由引起她的一陣興奮和一種期待。
可是從夢中驚醒,卻只聽到那風吹翠竹的蕭蕭聲,等待她的仍舊是一片寂寞。唐李益詩云:“開門復動竹,疑是玉人來。”(《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》)東坡化用了這種幽清的意境,著重寫由夢而醒、由希望而失望的悵惘;“枉教人”、“卻又是”,將美人這種感情上的波折突現出來了。從上片整個構思來看,主要寫美人孤眠 。寫“華屋”,寫“晚涼”,寫“弄扇”,都是映襯和暗示美人的空虛寂寞和嘆惋悵恨之情。
下片用秾艷獨芳的榴花為美人寫照 。“石榴半吐紅巾蹙 ”,化用白居易詩“山榴花似結紅巾”(《題孤山寺山石榴花示諸僧眾 》)句意形象地寫出了榴花的外貌特征,又帶有西子含顰的風韻 ,耐人尋味。“待浮花浪蕊都盡,伴君幽獨 ”,這是美人觀花引起的感觸和情思。此二句既表明榴花開放的季節,又用擬人手法寫出了它不與桃李爭艷、獨立于群芳之外的品格。“ 秾艷一枝細看取 ”,刻畫出花色的明麗動人。“ 芳心千重似束 ”,不僅捕捉住了榴花外形的特征,并再次托喻美人那顆堅貞不渝的芳心,寫出了她似若有情、愁心難展的情態。“又恐被秋風驚綠”,由花及人,油然而生美人遲暮之感 。“若待得君來向此”至結尾,寫懷抱遲暮之感的美人與榴花兩相憐惜,共花落簌簌而淚落簌簌。
詞的下片借物詠情,寫美人看花時觸景傷情,感慨萬千,時而觀花,時而憐花惜花。這種花、人合一的手法,讀來婉曲纏綿,尋味不盡。作者無論是直接寫美人,還是通過榴花間接寫美人,都緊緊扣住嬌花美人失時、失寵這一共同點,而又寄托著詞人自身的懷才不遇之情。
相關詩詞
1
[唐]
白居易

《題孤山寺山石榴花示諸僧眾》

山榴花似結紅巾,容艷新妍占斷春。
色相故關行道地,香塵擬觸坐禪人。
展開全文
瞿曇弟子君知否,恐是天魔女化身。
收起
2
[唐]
李益

《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》

微風驚暮坐,臨牖思悠哉。開門復動竹,疑是故人來。
時滴枝上露,稍沾階下苔。何當一入幌,為拂綠琴埃。
3
[宋]
蘇軾

《行香子·攜手江村》

攜手江村。梅雪飄裙。情何限、處處消魂。故人不見,舊曲重聞。向望湖樓,孤山寺,涌金門。尋常行處,題詩千首,繡羅衫、與拂紅塵。別來相憶,知是何人。有湖中月,江邊柳,隴頭云。
頂部
河北排列七开奖走势图